qq欢乐斗地主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國史網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重要新聞 | 影像記錄 |  教育指南
中國概況 | 人物長廊 | 大事年表
國史珍聞 | 圖說國史 | 60年圖片
專題研究 | 理論指導 | 政治史 | 經濟史 | 征文啟事 | 學 者
學術爭鳴 | 學科建設 | 文化史 | 國防史 | 地方史志 | 學 會
論點薈萃 | 人物研究 | 社會史 | 外交史 | 海外觀察 | 境 外
特別推薦 | 文 獻 | 統計資料
口述史料 | 圖 書 | 政府白皮書
檔案指南 | 期 刊 |  領導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人物研究 >> 劉少奇研究
關于劉少奇指導援越抗法行動的情況
發布時間: 2019-04-22    作者:曲愛國    來源:國史網 2019-01-25
  字體:(     ) 關閉窗口

  劉少奇是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理論家,也是中國革命戰爭的重要指導者和人民軍隊的卓越領導人。新中國成立后,作為黨和國家的主要領導人之一,他在國防和軍隊建設中的地位與作用舉足輕重,是新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的重要領導者。

  劉源政委的著作《夢回萬里衛黃保華——漫憶父親劉少奇與國防、軍事、軍隊》[1]初稿形成后我就曾拜讀,出版后又數次拜讀,深深感到這是一部尊重歷史、客觀真實的著作,是一部走入歷史深處、揭示歷史內涵的著作。書中對中國革命戰爭年代劉少奇的軍事功績做了全面細致的梳理,但可能受篇幅所限,對劉少奇指導國防和軍隊建設的情況著墨不多。所以,我想就劉少奇指導新中國援越抗法行動的情況做點補充,就教于劉源政委和各位領導專家。

  新中國成立時,越南抗法戰爭正處于最困難的時期。隨著人民解放軍渡江南進,特別是向華南進軍,越共中央決定向中國尋求支援。194912,越共中央代表李班攜帶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兼政府總理胡志明的求援信到達北京。當時,毛澤東已經啟程赴蘇聯訪問,主持中央工作的劉少奇與中央政治局的同志研究后,決定先向越南提供部分武器彈藥和醫藥,同時派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羅貴波作為中共中央代表赴越南了解情況,然后再派遣軍事干部、展開軍事援助。這一決定得到毛澤東的批準。劉少奇也由此開始指導對越援助工作。

  19491212,劉少奇起草電報,指示第四野戰軍調查中越邊境交通情況,隨后又親自督查裝備運輸和籌備工作。195018,中國第一批援越裝備交付越南,包括各種子彈13.3萬余發,炮彈1200發。

  19501,胡志明秘密訪華并前往莫斯科與斯大林、毛澤東會談。劉少奇不但代表中央與胡志明進行會談,而且親自安排胡志明的行程,對每一個細節都具體過問。兩位偉人的深厚友誼進一步深化。正是在這次訪問過程中,中、越、蘇三國確定了支援越南抗法戰爭的基本方略。毛澤東訪蘇回國后,中共中央政治局于34日舉行會議,認為越南民族解放事業是世界無產階級革命的一部分,中國有責任給予援助和幫助。援助越南也是鞏固中國革命勝利、打破帝國主義包圍所必需的。根據這一精神,14,劉少奇為中共中央起草了給相關中央局和領導同志的指示電報。中國對越南的援助由此全面展開,劉少奇則成為中國援越工作的總指揮。

  中越兩黨、兩軍在越南抗法戰爭期間的溝通大致是這樣進行的:

  在兩黨層面,劉少奇代表中共中央,胡志明代表越共中央,通過羅貴波就越方戰爭指導和中國援助等重大問題進行溝通。越方的意見和決定由胡志明告知羅貴波通報中共中央;中共中央的意見和建議大多由劉少奇提出,經毛澤東審定后,通過羅貴波通知越方。在兩軍層面,越方軍委的要求和決定通過韋國清等人報告中共中央軍委,軍委的答復報中央,經毛澤東和劉少奇審定后發出。在戰役層面,中國軍事顧問團協助越南人民軍總司令武元甲和越軍總部指揮作戰。在這個溝通的鏈條上,毛澤東是中國方面的最終決策者,而劉少奇則處于最高決策者和最高組織者的位置,代表中共中央具體幫助越共中央進行戰爭指導,如確定派遣羅貴波擔任中共中央聯絡代表前往越南,與越共中央建立聯系;協調組織國內相關方面,指導開啟對越南的軍事裝備物資援助。到19507,中國向越南提供了6個師的裝備彈藥,同時幫助越南人民軍進行了換裝訓練。正是依靠這批裝備和用這批裝備換裝訓練的部隊,越南人民軍取得了邊界戰役的勝利,扭轉了抗法戰爭的局面。

  劉少奇親自主持了中國軍事顧問團的組建,并確定由韋國清擔任團長。1950627,劉少奇在與毛澤東、朱德一起接見中國軍事顧問團成員時指出:你們去后,要幫助越南建設正規軍隊,進行正規作戰,并且一定要組織打勝仗。要大量訓練干部,并鼓勵軍事顧問們:你們此次去執行的任務是具有世界意義的。要做好遇到困難的準備,越南革命勝利的時間不會太快,“我看三年的準備是需要的”。[2]越南抗法戰爭的進程驗證了劉少奇的這個判斷。

  1950年的邊界戰役是越南抗法戰爭的轉折點。在此之前,越南人民軍基本實施游擊作戰。而在邊界戰役中,由中國裝備和訓練的越南人民軍在時任西南軍區副司令員兼云南軍區司令員的陳賡及中國軍事顧問團的直接指導下,第一次以運動戰的方式殲滅了法軍重兵集團,全面控制了中越邊境地區,并且轉入了戰略進攻,軍隊建設也開始進入新階段。

  邊界戰役的勝利,中國是其中的關鍵因素之一,毛澤東親自就越軍戰役指導多次發出指示電。同樣,劉少奇也做出了重大貢獻。《陳賡日記》中有一張照片是劉少奇在聽取從越南回國的陳賡匯報工作,實際上,說清楚這張照片的背景也就在很大程度上說清了劉少奇在越南邊界戰役中的作用。

  19505,武元甲到昆明與陳賡會面,討論越軍部隊裝備、訓練和作戰的相關問題。在接到陳賡匯報會談情況的報告后,劉少奇意識到,在當時的情況下,越軍要奪取邊界戰役的勝利并發展壯大,中國要有效地進行對越軍事援助工作,均需要富有戰爭經驗的高級指揮員代表中共中央前往越南進行指導。23,他致電陳賡,指出目前越軍在中國的“部隊整訓和裝備,將來作戰指揮及后方勤務等,陳賡同志均有親自前去協助之必要,望加準備”。618,他為中共中央起草電報,就赴越任務指示陳賡:根據越南各方面情況和中國可能的援助,與越共中央共同擬定一個可行的軍事計劃,同時擬定一個中國援助越南的計劃,以便中國根據計劃進行援助,越方根據計劃“訓練干部,整編部隊,擴大兵員,組織后勤,進行作戰”。關于陳賡的身份,他在30日代表中央起草的電報中明確指出:以中共中央代表的名義,“在軍事上協助越共中央并處理援助越南的各種問題”。[3]

  陳賡卓越地完成了使命。在他回國的時候,劉少奇專門聽取了他的匯報,并在1950128日致信胡志明:“我們認為你們堅持反對帝國主義及來信中所說的‘長期奮斗,自力更生’的方針,是完全正確的。貫徹這種方針,你們一定能夠取得最后的勝利。但……目前對你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在這種正確的方針之下,制定你們各方面的具體政策,從各方面進行周密而適當的組織工作,以便從各方面把你們的力量組織起來,在統一的指揮之下去和敵人進行有計劃的斗爭。在這里,我們派給你們的顧問,或許能夠給你們一些幫助,向你們提出若干有益的建議……但是所有這些,都只能根據越南的實際情況,從越南的實際情況出發來加以規定”。[3](p.601)這封信中所確定的原則成為中共中央處理援越工作的基本準則,而信中的建議則成為越共中央此后指導戰爭的基本思路。

  1951年上半年,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以下簡稱中聯部)成立,對越援助的具體工作由中聯部和中央軍委相關部門直接辦理,其中軍事援助工作由中央軍委、總參謀部統一籌劃。但劉少奇繼續指導對越援助工作,在眾多重大事項上進行統籌協調指導,特別是兩黨中央間就戰爭指導、政權建設、軍隊發展等重大事項交換意見,許多是胡志明與劉少奇通過信函往來、電報來往和會談等渠道進行的。

  劉源政委在書中寫道:在越南抗法戰爭期間,“劉給胡的電報不下百件,以至軍隊怎么編,物資怎么運,根據地怎么建,邊貿和援助怎么區分,群眾生產生活怎么抓,全面周到”。[1](p.250)“不下百件”只是統計了劉少奇代表中共中央以及所起草的中共中央給胡志明和越共中央的電報,而他起草的中共中央或個人給羅貴波、陳賡、韋國清、喬曉光等中國顧問,以及給各中央局、野戰軍的指示電到底有多少,雖然沒有詳盡統計,但是肯定數量很多。這些電報和指示的時間跨度為1949年底至1954年日內瓦會議結束,內容包括越南抗法戰爭的戰爭指導、戰略方針,越南的黨的建設、根據地建設、軍隊建設,中越兩黨、兩國、兩軍關系處置,援越顧問的人員選派和工作策略,援越裝備物資和資金的運輸籌措等各種事項,大到決定戰爭進程的重大決策,小到具體工作的細節安排,可謂是包羅萬象、周密細致。

  對越軍作戰和建設的指導是幫助越軍逐步扭轉戰場形勢、掌握戰局主動的關鍵因素,而對越共中央的戰爭指導提出意見和建議則是幫助越南最終奪取戰爭勝利的重要因素。劉少奇在越南抗法戰爭期間代表中共中央所進行的就是這項工作。可以說,劉少奇的統籌掌控是中國援越工作有效、有力的關鍵因素,他的指導和幫助是越南抗法戰爭奪取勝利的重要原因。

  以上,我只是通過一個事例來補充劉源政委書中的內容。實際上,類似的事例我們還可以舉出很多。只是由于相關檔案文獻還沒有公布,目前尚無法全面、細致、準確地描述劉少奇在新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中的作用與貢獻。但是,閱讀已經公布的檔案文獻和研究成果后我們依然可以得出結論:劉少奇在新中國國防和軍隊建設中、在新中國重大軍事行動的指導上都是重要的決策者與領導者,做出了重大貢獻,歷史已經將他的貢獻永遠鐫刻在共和國和人民軍隊的史冊上。

  參考文獻

  [1]劉源:《夢回萬里衛黃保華--漫憶父親劉少奇與國防、軍事、軍隊》,人民出版社2018年版。

  [2]《中國軍事顧問團援越抗法斗爭史實》,解放軍出版社1990年版,5~7頁。

  [3]《建國以來劉少奇文稿》第2,中央文獻出版社2005年版,186256257頁。

  注釋

  1*本文為20181117日作者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學會主辦的“紀念劉少奇同志誕辰120周年學術座談會”上的發言。

    本文發表在《當代中國史研究》2019年第1期   

    [責任編輯:鄭    珺]


    相關鏈接 - 當代中國研究所 - 中國社會科學院網 - 兩彈一星歷史研究 - 人民網 - 新華網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政府網 - 全國政協網 - 中國網  - 中國軍網 - 中央文獻研究室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當代中國研究所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京ICP備06035331號
    地址:北京西城區地安門西大街旌勇里8號
    郵編:100009 電話:66572307 Email: [email protected]
    qq欢乐斗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