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欢乐斗地主
社科網首頁|客戶端|官方微博|報刊投稿|郵箱 中國社會科學網
  國史網首頁 - 加入收藏 - 網站地圖
 
重要新聞 | 影像記錄 |  教育指南
中國概況 | 人物長廊 | 大事年表
國史珍聞 | 圖說國史 | 60年圖片
專題研究 | 理論指導 | 政治史 | 經濟史 | 征文啟事 | 學 者
學術爭鳴 | 學科建設 | 文化史 | 國防史 | 地方史志 | 學 會
論點薈萃 | 人物研究 | 社會史 | 外交史 | 海外觀察 | 境 外
特別推薦 | 文 獻 | 統計資料
口述史料 | 圖 書 | 政府白皮書
檔案指南 | 期 刊 |  領導人著作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外交史 >> 國際交流與合作
20世紀末中美航天商業發射的合作與沖突
發布時間: 2018-06-28    作者:張志會 馬連軼    來源:國史網 2018-05-25
  字體:(     ) 關閉窗口

  20世紀末中美曾經在商業發射領域有過10余年的密切接觸,中國長征火箭屢次為美國或澳大利亞等國家發射美國制造的衛星,中國一度成為國際商業發射領域一支不可忽視的新興力量。但1999年后,由于國際政治、經濟等各種復雜因素的影響,兩國間航天商業發射合作戛然而止,其對中國參與國際商業發射合作的消極影響一直持續到現在。在目前學界的研究中,劉紀原概括了多年來中美航天事業發展的成就,對中美航天商業發射的合作則甚少提及。[1]鐘航初步整理了中國長征火箭以往商業發射的紀錄,[2]但對中國在何等契機下開始與美國的商業發射合作,又為何終止的整個歷史過程缺乏清晰的闡釋。本文采用美國國會聽證會記錄、國會研究報告、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總部圖書館提供的相關資料,對20世紀末中美航天商業發射的合作與沖突進行分析,以期對當今中國航天科技的國際合作提供一些啟示。

  中國初步打入國際商業發射市場

  1978年底中國開始實施改革開放政策,注重同歐美和發展中國家的科技合作。急于尋找發展機遇的中國航天人,在響應國家號召積極研制大推力火箭發展中國通信衛星事業的同時,將目光投向了由美國壟斷的國際商業發射市場,計劃用長征火箭承攬國外衛星發射業務,以賺取外匯和鍛煉航天隊伍。為了打入國際商業發射市場,中國長城工業公司(中國長城工業公司(CGWIC)創立于1980年,是中國政府批準的經營衛星商業發射服務、衛星整星出口及開展國際空間技術合作業務的唯一商業機構。1992325日,對外經濟貿易部批準中國長城工業公司更名為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2004年底,該公司拆分重組,重新劃分公司業務,更名為中國長城工業集團有限公司,成為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的全資子公司。)于1980年成立,作為國際商業發射服務總承包商,與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及中國衛星發射測控系統部一起承擔商業發射服務。不過,中國航天在國際商業發射領域的商機,與美國和歐洲一些國家的航天發射的相繼失利有直接關系。1986128日,美國挑戰者號航天飛機發生嚴重爆炸事故。為了保證美國空間運輸工業的發展和競爭力,1988年美國通過了一項法案,宣布航天飛機暫時退出商業發射市場,要求政府購買商業運輸服務。[3]與此同時,歐洲的阿里安火箭也發射失敗。當時蘇聯的火箭還未進入國際市場,因此,在世界范圍內出現了各國用戶排隊等候運載火箭發射衛星的局面。中國航天界認識到,這是長征火箭進入國際市場的機遇。事實上,與市場上同類產品相比,中國長征火箭發射成功率較高,且市場價格相對較低。就這樣,中國抓住了國際商業發射市場的機遇。

  198610月,美國國防部部長溫伯格訪華,鄧小平在與他會談時談及中國決定對外開放發射衛星業務。在此次訪華過程中,溫伯格還參觀了中國西昌衛星發射中心。[41127日至121日,國防科學技術工業委員會召開了第一次外國衛星發射任務工作會議,會上檢查了各單位對中央實施外國衛星發射有關精神的執行和落實情況;中國長城工業公司、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中國衛星發射測控系統部、中國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分別作了關于發射外國衛星準備工作情況的報告。時任中央軍委副秘書長兼國防部部長的張愛萍在會上提出:我國航天技術進入國際市場,發射國外衛星,不僅表明我國在航天事業和科學試驗上有了新的發展,而且說明我們整個國家進入一個重要歷史轉折的新時期,此次會議為發射外國衛星任務創造了一個良好的開端。[5

  19878月,中國用長征二號運載火箭發射了一顆裝有法國馬特拉公司的兩個微重力試驗裝置的試驗衛星,并順利回收,這是中國第一次為國外公司提供衛星搭載服務,[6]初步證明了自己的發射實力。1988617日,中國還與亞洲衛星通信公司簽訂了在1989年底發射美制衛星的協議。該公司準備正式申請關于使用中國運載火箭的美國許可證。[7]但與此同時,中國也面臨著來自美國政府、歐洲一些國家政府的相關部門和空間工業界的嚴峻挑戰,此時,美方提出衛星出口必須得到美國國務院、國防部及武器出口控制委員會的批準,拿到衛星出口許可證并經過巴黎統籌委員會的批準。但是,美國國防部、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一些官員反對用中國的運載火箭發射含有美國零部件的衛星。美國運輸部甚至聲稱,為獲得了大量政府補貼的外國發射公司敞開大門,具有削弱極其重要的國家安全利益的潛在可能性。美國休斯公司發言人理查德·多爾說:美國和西歐的運載火箭制造商已動員起來形成統一陣線,反對中國的長征運載火箭進入市場,因為一旦第一顆美制衛星用中國火箭發射入軌,那就將為任何人使用中國的運載服務業打開大門。阿里安空間公司及三家美國公司(即馬丁·馬麗埃塔公司、麥道公司、通用動力公司)還發起了一場宣傳運動,以支持政府下達衛星進入中國的禁令。而占有阿里安空間公司主要股份的法國和聯邦德國政府也支持美國阻止使用得到大量補貼的中國運載火箭把西方衛星發射入軌的任何議案。[7

  面對種種疑慮,19888月,中國向世界表達了關于對外發射服務的政策:外國用戶的衛星運到中國發射,技術安全是完全有保障的,中國在執行對外發射服務中不謀求對國外衛星的任何技術秘密,中國的對外發射服務只是對世界發射服務市場的一種補充,是對用戶提供一種新的選擇,決不會對西方同行構成任何威脅。[8]這一承諾在一定程度上消除了國外用戶、同行以及美國、歐洲各國政府對中國航天從事對外發射服務的疑慮。

  198810月和12月,中美雙方分別在北京和華盛頓進行了兩輪談判,達成了正式合作意向。在美國政府的要求下,為確保美制衛星的安全,1217日,中國航空航天部副部長孫家棟與美國國務院助理國務卿尤金·麥卡里斯特分別代表中美兩國簽署了《關于衛星技術安全的協議備忘錄》和《關于衛星發射責任的協議備忘錄》。1989123日,中美雙方又簽署了《關于商業發射服務國際貿易問題協議備忘錄》,為中美兩國在衛星發射服務領域中建立了相互諒解和合作的基礎,[8]這同時也標志著中國長征火箭取得了進入國際發射市場的入門證。《關于衛星技術安全的協議備忘錄》對保護美制衛星在中國發射時的技術安全做了近乎苛刻的規定:美國政府須監督技術控制計劃的執行情況。對所有設備和技術資料的接觸須由經過美國政府安全規程訓練的美方人員進行24小時控制。在發射準備、衛星發射及設備返回美國的整個過程中的接觸,均應由此類人員控制。在中美簽訂上述三項協議后,美國同意休斯公司向中國頒發衛星出口許可證的申請,允許中國長征火箭發射美國休斯公司制造的3顆通信衛星。[9

  進入國際商業發射服務市場還必須遵循國際空間法律。為此,198812月,中國正式加入《關于援救航天員、送回航天員及送回外空物體之協定》、《外空物體所造成損失之國際責任公約》和《關于登記射入外層空間物體的公約》三個條約(簡稱外空三條約)(外空三條約分別于1968年、1972年和1975年簽訂。參見賀其治:《關于我國加入外空三條約的問答》,《中國空間科學技術》1989年第5期。),進一步促進了中國在外空領域的國際合作。除此之外,為了適應國際商業發射服務市場,中國還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調整組織結構(1986年,中國長城工業公司成立宇航部,專門提供國際商業發射服務,與多國進行商務談判和技術協調,簽署發射服務合同。);重新制定一套指導市場實踐的商務方針;針對國際衛星發射市場需求,定向研制了長征二號E運載火箭(長征二號捆綁式運載火箭,以下簡稱長二捆)。根據國外用戶提出的需求,在研制過程中增加調姿定向系統,采用大型有效載荷的整流罩,增加起旋和側向機動裝置等20多項新技術。[1](p.269

  為了贏得國外用戶的信任,在中國取得發射國外衛星的資質前,中國首先在發射自己的返回式衛星上為國外用戶提供了搭載服務。例如,198785日和198885日,中國先后在返回式衛星上,為法國馬特拉公司和原聯邦德國空間公司提供了微重力試驗裝置的搭載服務并順利回收衛星。這使中國長征火箭以其高度的穩定性與低廉的價格招攬到首批客戶:中國長城工業公司與瑞典空間公司于198811月簽訂了搭載發射瑞典郵政衛星的合同;同月,長二捆”“被澳大利亞空間公司選為它的兩顆通信衛星的運載工具,中國長城工業公司還與美國休斯公司簽訂了發射服務合同。1989123日,中國長城工業公司又與亞洲衛星通信公司簽訂了用長征三號火箭發射亞洲一號衛星的合同。[8

  19891月,中美雙方簽訂協議,協議提出:“1.中國同意,在保險和再次飛行保證方面的價格、項目和條件與國際市場相同。2.中國同意,向客戶提供發射服務時不帶任何誘惑

  3.雙方同意每年都對協議磋商。磋商時,應中國要求,可重新考慮發射限額。4.雙方同意討論商業發射的多邊全面規劃。另外,美國告訴中國,任何裝運到中國發射的美國造衛星,在申請出口許可證時,都將一一評審。協議還指出,如果中國到1994年能發射9顆衛星,可獲得3.5~5億美元的收益。盡管該協議使中國成為合法的競爭對手,但美國各火箭公司對這項協議還是表示滿意。[10]這是中美在航天高科技領域的第一次合作。

  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后,西方國家對中國實施制裁,美國也宣布暫停對中國頒發衛星出口許可證,經過外交努力,到了年底才恢復。19904月,長征三號火箭成功發射了美國休斯公司制造的亞洲一號衛星,完成了第一次國際商業發射服務。但很快,西方輿論界就開始指責中國違反中美政府關于中國發射商業衛星的協議,靠國家補貼搞低價傾銷。面對指責,中國長城工業公司總裁唐津安指出:中國長城工業公司是自負盈虧的經濟實體,它不僅不享受政府的補貼,而且還要照章向國家繳納稅利。中國長城工業公司在進入國際市場的初期不追求高額利潤,按開拓市場的國際慣例對用戶提供低利潤的優惠價格,是正常的商業活動,而非傾銷。中國長城工業公司副總裁楊立義在范保羅國際航展期間提出了價格、條款和條件的可比性問題。他認為:兩個用途相同而性能、質量不同的商品,其價格是不能相當的發射傾角不同,將導致衛星壽命不同,發射服務的費用自然就不能相同兩種不同運載火箭發射服務的價格是否可比,要以性能和其他條件是否可比這一科學尺度來判斷。[11]但曾公開指責中國低價傾銷的阿里安空間公司卻主動降價與中國爭奪訂單,企圖把中國排擠出國際發射服務市場,以達到壟斷該市場的目的,對此,中國則采取了在降價的同時提供優質服務等措施進行回應。

  中國對外商業衛星發射服務的曲折發展

  20世紀90年代初期,中國航天人便攻克了火箭捆綁技術,研制出長二捆。這種大推力運載火箭是以改進后的長征二號為芯級、捆綁四個助推器組成的。它是完全依靠中國自己的力量,充分利用成熟的技術和經驗,在較短時間內研制成功的。這是為適應中國航天事業的發展和為國際空間技術服務而研制的。它的試驗成功,標志著中國的運載火箭技術和發射能力有了新的發展和提高,表明中國已經具備發射重型衛星的能力。[12]之后,在中國大推力運載火箭長二捆走向國際商業市場的過程中,既有過輝煌的歷史,也曾有過失敗的教訓。

  1992322日,中國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二捆發射美國休斯公司為澳大利亞制造的第二代通信衛星澳普圖斯B1時,中國航天商業發射遭遇第一次失敗。這次發射的澳星(指美國休斯公司為澳大利亞制造的一系列通信衛星。),是美國休斯公司為澳大利亞制造的兩顆澳普圖斯大容量通信衛星中的一顆,是此種衛星的第一次發射。在助推器發動機點火后,由于一、三助推器發動機氧化劑副系統斷流活門電爆管誤爆,使一、三助推器發動機關機。電爆管誤爆是由于點火控制電路中的程序配電器的一個控制接點上有微量鋁質多余物,接點閉合后產生高溫引起爆燃,使上述電爆管誤爆13]。

  在這次事故之后,中國對長二捆做了改進,提高了安全性能后再次投入使用,中美雙方協商議定:再次發射澳星的時間在8月。這是大推力運載火箭長二捆走向國際商業市場的背水一戰。1992814日,中國成功地將澳星送入地球轉移軌道,發射傾角精確到1%;在200公里距離的額定近地點高度中僅差0.9公里,遠遠小于允許偏差正負6公里;在額定1050公里距離的遠地點高度上,僅差3.8公里,遠遠超過澳方的要求。[14]同年10月,瑞典空間公司的弗利亞衛星由中國長征二號丙火箭(長征二號丙火箭是長征系列運載火箭中發射次數最多、成功率最高的一種火箭。該型號的火箭系兩級液體火箭,全長32.6米,直徑3.35米,起飛質量192噸,起飛推力2786千牛,有效載荷(低地軌道)2.5噸。參見《長征二號丙運載火箭》,《中國航天》1993年第11期。)(以下簡稱長二丙)成功送入太空。[15

  19921221日,按照協議,中國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由長二捆發射了第二顆澳普圖斯衛星——澳普圖斯B2,當火箭起飛后約48秒澳普圖斯B2衛星爆炸。中方迅速做出反應,1224日,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副總裁陳壽椿就有關澳星問題發表鄭重聲明:根據我們掌握的數據,充分證明,運載火箭全過程飛行正常,所有參數均符合要求。至于為什么沒有收到衛星信號,我們相信美國休斯公司會盡快查明原因公布于眾。[16]經過7個月的共同努力和合作,中美雙方于1993814日就故障調查發布聯合聲明:根據對火箭遙測數據的分析,對整流罩殘骸的檢驗和專門試驗,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和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確定,火箭或整流罩在設計、制造和裝配上沒有導致此次故障的缺陷。休斯空間通信公司接受這一結論根據對火箭遙測數據的分析,對衛星殘骸的檢驗和專門試驗,休斯空間通信公司確定,沒有找到衛星在設計和制造上有導致此次故障的缺陷。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及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接受這一結論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及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與休斯空間通信公司同意結束澳普圖斯B2衛星故障調查工作,并盡最大努力在1994年上半年發射另一顆澳普圖斯衛星在澳普圖斯B2衛星故障調查期間,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和休斯空間通信公司嚴格遵守了中美兩國政府的技術安全協議的規定。為了加快發射澳普圖斯B3衛星的進程和避免故障重演,雙方還就改善的細節和澳普圖斯B3衛星發射的合同安排進行了磋商。[17]這一份中美雙方都沒有過錯的聲明頗有些令人費解,但這并沒有影響中美的合作,雙方計劃由中國為不同國家和地區的客戶發射10顆通信衛星。[18

  從1990年美國摩托羅拉公司正式提出銥系統方案開始,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就積極主動地與該公司接觸,雙方于1993428日在北京簽訂了發射服務合同。合同規定從1996年至2002年,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將用改進型長二丙發射銥星,執行多次發射任務,每次發射2銥星上天。[19]按照任務要求,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專門對技術成熟的長二丙進行適應性改進,在長二丙的基礎上增加了一級分配器,主要用于將衛星由初始停泊軌道送入最終圓軌道并釋放衛星。改進后的火箭運載能力增大,結構和性能進行了調整,并成功運用了長征三號甲運載火箭的衛星整流罩技術。[20]很快,中國航天商業發射重新證明了自身實力。1994721日,長征三號運載火箭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順利起飛,成功地把亞太通信衛星公司的第一顆通信衛星亞太一號準確送入預定軌道。發射結果表明,衛星已進入近地點205.96公里、遠地點42261.2公里、傾角為26.8度的同步轉移軌道。今后一段時間,衛星將由美國休斯公司組織測控,定點于東經131度赤道上空后交亞太公司經營,為亞洲太平洋地區提供通信服務。這次發射成功,標志著我國商業衛星發射開始進入新階段。在此之前,已圓滿完成了首批14份商業發射服務合同,其中包括亞洲一號澳星瑞星在內的商業衛星發射升空。[21

  1995126日,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二捆發射美國休斯公司研制的HS601亞太二號通信衛星,火箭點火后正常飛離發射場。在星箭飛行過程中,突然發生爆炸,星箭全部損失22]。此次爆炸震驚了中國航天界和國際同行,在調查事故原因的同時,313日,國家航天局局長劉紀原與美國貿易代表坎特分別代表本國在北京正式簽署了新的《關于商業發射服務國際貿易問題協議備忘錄》,國務委員兼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宋健等出席了簽字儀式。根據這項協議,中國在之后7年內為國際市場發射11顆新的高軌道衛星和相當數量的低軌道衛星。中美《關于商業發射服務國際貿易問題協議備忘錄》是兩國政府協調和解決有關商業衛星發射服務和市場準入問題的一個重要文件,有效期為7年。與1994年底到期的原協議備忘錄相比,新協議備忘錄的有效期有所延長,中國可發射的衛星數目增多,發射價格也更適宜。在會談中,劉紀原說:這次簽署的協議備忘錄對我國繼續參與國際市場競爭提供了更加有利的條件,同時將進一步促進中美雙方商業空間技術的合作與貿易。坎特則表示:中國是公認的國際發射市場的競爭者,簽署這項協議備忘錄對美中兩國都有利,中國能通過競爭來增強自己的實力,美中兩國的公司也可以更好地合作。23725日,中美專家關于亞太二號爆炸原因的調查結束,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與美國休斯公司發布了聯合公報:雙方確認,發射符合雙方約定的《星箭接口控制文件》規定長城公司和休斯公司的報告得出結論,有兩個可能的故障原因:一、在冬季高空切變風條件下,衛星和上面級與運載火箭的特殊聯接方式出現諧振,造成衛星局部結構破壞。二、在冬季高空切變風條件下,運載火箭整流罩的局部結構破壞。本著對用戶和航天保險界負責的精神,長城公司和休斯公司將共同工作消除上述故障原因,并在發射前加強對高空切變風的監測長城公司和休斯公司再次肯定他們之間長期友好的合作關系,并堅定繼續擴展符合雙方商業利益的合作領域的信心。[24]經過10個月的努力后,1128日,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二捆運載火箭將亞太二號通信衛星成功送入太空,衛星順利進入預定轉移軌道。[251228日,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二捆運載火箭成功地將美國艾科斯達一號通信衛星送入太空。[26

  1996215日,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發射國際708通信衛星時失利。[27]這次事故發生后,中國對外發射服務遭受嚴重挫折,一些合同被取消。而與中國合作長達6年的美國休斯公司也停止了與中國衛星發射服務的洽談。除此之外,國際用戶和國際保險公司也大幅度提高保費率,削弱了中國火箭發射的價格優勢。

  面對上述困境,當務之急就是從自身尋找原因。1996911日,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發布了708通信衛星發射失敗的原因:火箭控制系統慣性基準發生變化是這次發射失敗的原因。造成慣性基準發生變化最大可能的故障模式,是平臺的隨動環穩定回路功率級無電流輸出。28]此后,中國航天工業總公司制定了一整套嚴格的質量管理準則,包括強化航天科研生產管理的72條措施和28條要求,制訂了質量問題在技術上和管理上歸零的雙五條標準,[8]這些都對保證質量起了決定性的作用。之后,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和中國運載火箭技術研究院克服各種困難,采取技術改進措施,加強質量控制,使火箭整體性能和可靠性有了新的提高。1997820日,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成功地將美國勞拉空間系統公司為菲律賓制造的馬部海衛星送入預定軌道。這次發射成功,對于促進中國航天技術的發展、進一步開拓商業發射市場具有重要意義。[29

  國際商業發射再創佳績,卻因美國干擾而陷入停滯

  美國出口管制分為軍品出口和軍民兩用品出口兩大體系,前者由國務院管轄,規定較為嚴格;后者屬于商務部,管制相對較松。1996年,克林頓政府修訂了《出口管理法》,將商業衛星等航天產品的出口管制審查權從國務院轉到商務部。在此基礎上,美國商務部19963月頒布了《出口管理規章》,對衛星等航天產品在內的由美國生產的軍民兩用產品、軟件和技術執行出口管制。而技術和產品出口所涉及的技術轉移是否會危害國家安全,是商務部審查出口許可的主要依據。[30]《出口管理法》的修訂為中國火箭商業發射重新打入商業發射市場提供了有利條件。

 繼1997820日中國用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成功地將美國制造的菲律賓馬部海衛星送入太空后,中國又連續三次發射成功,分別將香港亞太2R衛星、中衛一號衛星和鑫諾一號衛星送入預定軌道。[8199791日,中國制造的長二丙改進型火箭在太原衛星發射中心首次發射升空,成功地將美國摩托羅拉公司制造的兩顆銥星模擬衛星送入預定軌道。這次發射是為美國摩托羅拉公司正式發射銥星而進行的一次模擬星發射試驗,用以檢驗改進后的長二丙火箭的性能和質量,檢驗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的綜合發射能力。[31128日,我國自行研制的長二丙改進型運載火箭在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發射升空,成功地將美國摩托羅拉公司制造的兩顆銥星送入預定軌道。這是中國長城工業總公司承攬銥星發射合同的首次商業發射,也是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第一次執行國際商業發射。[32]之后連續進行了6次發射,分別以一箭雙星的方式共將12顆美國摩托羅拉公司的銥星送入預定軌道。這足以表明該型號火箭的技術性能和可靠性。截至1999年,中國的長征系列運載火箭已經進行了23次對外商業發射和5次搭載服務,共將25顆國外衛星送入預定軌道,其中包括澳大利亞衛星、瑞典衛星、巴基斯坦衛星、亞洲衛星、亞太衛星、菲律賓衛星和美國銥星等,在國際商業衛星發射服務市場中贏得較高的聲譽。[8

  與此同時,中國積極拓展與歐洲宇航界和巴西、巴基斯坦等發展中國家的良好合作。1998718日,我國制造的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再次發射升空,成功地將法國宇航公司為主承制的鑫諾1通信衛星送入預定軌道。這是中國長征系列運載火箭發射的第一顆由歐洲國家制造的通信衛星。[3319991014日,我國在太原衛星發射中心用長征四號乙運載火箭,成功地將中國和巴西聯合研制的資源一號地球資源遙感衛星送入預定軌道。一顆巴西小型科學應用衛星也同時搭載升空。這是我國與巴西在航天技術領域的首次合作。[34

  在中國長征火箭取得一系列商業發射佳績的同時,美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衛星制造國,卻對中國實行越來越嚴格的出口控制政策,美國政府曾多次以各種借口對中國商業發射服務實施制裁。從1998年起美國眾議院先后組織了多次聽證會,討論中國航天技術的軍民兩用性質,審視中美航天合作過程中美國的相關立法工作,[35]評估其是否有助于中國火箭發射能力的提升,進而影響美國的發射工業;[36]審查民用航天技術是否對中國提升彈道導彈精度有推動作用并威脅美國國家安全等。1998618日,眾議院組建了由9人組成的特別調查委員會進行調查。眾議員、共和黨人克里斯托弗·考克斯被任命為特別調查委員會主席。經過大半年的調查,該委員會提出了一個報告——《關于美國國家安全以及對華軍事及商業關系的報告》(以下簡稱考克斯報告)。1999525日,美國公布了這份報告,報告聲稱中國通過商業發射美制衛星,特別是通過故障調查來不擇手段地竊取非法獲得美國衛星技術、導彈技術、美國運載火箭整流罩技術、智能分配器技術以增強中國軍事航天能力,進而威脅美國國家安全。[37

  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就考克斯報告涉及的內容做了調查了解,對該報告內容給予一一批駁。美國《紐約時報》、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網、德國《法蘭克福評論報》、日本《每日新聞》也對考克斯報告的論證結論、政治動機和事實錯誤進行了批評。[38]美國斯坦福大學國際安全和合作研究中心也很快提出了對該報告的反對性評估意見,指出報告在邏輯上和細節上存在諸多錯誤,證據不足,對中國軍事和民用系統的決策體制及其與經濟發展的關系缺乏基本了解,這無疑是替中方做了相當有利的反駁。[39]盡管如此,美國仍一直未發放新的對華商業衛星及其零部件的出口許可證。

  1999年美國發布了《1999財年國防授權法》,將衛星及相關零部件納入美國軍品清單,這意味著除非美國總統特批,否則美國政府將禁止美國制造以及采用了美國零部件的衛星使用中國火箭發射,同時這一法案還給總統豁免權增加了更多的約束。由于美國是世界第一大衛星制造國,美國的出口控制政策嚴重影響著中國的商業發射服務。在中國進入國際商業發射服務市場的16年間,美國政府曾4次以各種借口對中國發射服務實施制裁,禁止使用長征火箭發射美制衛星和采用了美國零部件的衛星。由此,國際通信衛星組織的APR-3衛星、韓國星、意大利星的發射服務合同被終止;中星8號衛星的發射服務合同也面臨被終止,導致中國的對外發射服務基本處于停滯狀態。[2

  20018月,作為解決1997年以來美國政府調查的方案,勞拉空間系統公司和休斯公司與美國國務院協商民事和解。91日,美國國務院指責中國冶金設備總公司對巴基斯坦擴散導彈技術,并宣布實施制裁。[40]此后,中國逐步開拓歐洲市場。2005412日,中國用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在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將法國阿爾卡特空間公司制造的亞太六號通信衛星送入太空。這是中國長征火箭自1999年以來首次進行的國際商業衛星發射。[2]之后,中國通過實施長征火箭+歐洲衛星長征火箭+國產衛星整星出口在軌交付策略,在制約和遏制中成功打出了一套組合拳,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美國的限制。除此之外,在雙星計劃以及伽利略計劃等空間技術項目中,中國與其他航天國家也都有合作。但由于美國的阻撓,中國在商業發射市場所占份額仍然較小。

  美國作為航天強國,在空間技術與衛星制造領域均頗具優勢。中美建交后,中國對中美在空間領域的交流合作一直持積極態度。20世紀80年代,中國航天界積極主動介入國際商業發射市場。在美國挑戰者號航天飛機和歐洲阿里安火箭相繼失利的背景下,中國長征火箭憑借極高的發射成功率和價格優勢,成功打入國際商業發射市場。為了滿足國際空間技術服務的需要,中國研制出長二捆長二丙及改進型等不同型號的運載火箭。這些新型火箭在走向國際商業發射市場的過程中有過澳星和國際通信衛星發射失敗的教訓,也在銥星發射上取得過驕人的戰績。在自我反思和進行體制改革后,中國長征火箭提高了發射質量,再創佳績。不過,在美國的干擾下,中美航天商業發射合作陷入停滯。

  [參引文獻]

  [1]劉紀原:《中國航天事業發展的哲學思想》,北京大學出版社2013年版。

  [2]鐘航:《長三乙火箭成功發射亞太6號衛星長征火箭重返國際商業發射市場》,《中國航天》2005年第5期。

  [3CommercialSpaceLaunchActImplementation.SubcommitteeonSpaceScienceand

ApplicationsoftheCommitteeonScience,SpaceandTechnology.USHouseofRepresentatives.

101congress.1stSession.November9.1989No.98,pp.6~14.

  [4]李必光編著:《神舟飛天》,少年兒童出版社2003年版,第40頁;柴世寬:《溫伯格參觀西昌衛星發射中心》,《人民日報》19861012日。

  [5]王建蒙:《奔月:中國探月工程總設計師孫家棟》,當代中國出版社2007年版,第118~119頁。

  [6]李培義:《我國又回收一顆試驗衛星首次為國外公司提供衛星搭載服務》,《人民日報》1987811日。

  [7]錢繼祖:《美國可能阻止中國發射美國制造的衛星》,《國外空間動態》1988年第10期。

  [8]張志前:《中國火箭進入國際市場的前前后后——紀念中國對外商業衛星發射服務10周年》,《中國航天》2000年第4期。

  [9ChinaagreestolimitmarketingoflongmarchboosterinU.S.,AviationWeek&SpaceTechnologyJan.2,1989:130,1,p.37.

  [10]紀實:《中美協議內容》,《國外空間動態》1989年第3期。

  [11]《中國長城工業公司對國際發射市場一些問題的澄清》,《世界導彈與航天》1991年第1期。

  [12]何黃彪:《大推力運載火箭發射成功國務院中央軍委致電祝賀這一成功表明我國已具有發射重型衛星能力》,《人民日報》1990717日。

  [13]《澳星發射故障查明》,《人民日報》1992423日。

  [14]何黃彪、謝聯輝、劉林宗、孫學中:《龍頭永遠是高昂的——記中國衛星發射業走向世界》,《人民日報》1992815日。

  [15]丁剛:《中國人干得真漂亮!”──記瑞典空間公司跟蹤瑞星發射》,《人民日報》1992107日。

  [16]《中國長城工業公司副總裁 就有關澳星問題發表談話》,《人民日報》19921225日。

  [17]《澳星故障調查做出結論中國火箭或整流罩沒有導致故障的缺陷雙方將盡最大努力在明年發射另一顆澳星》,《人民日報》1993815日。

  [18ChinaGreatWall,AviationWeek&SpaceTechnology,March21,1994.p.21.

  [19]謝聯輝:《應用改進型長征二號丙運載火箭我將為美發射多顆銥星》,《人民日報》199383日。

  [20]《長征二號丙改進型火箭發射成功》,《中國航天》1997年第9期。

  [21]李宏偉:《長征三號運載火箭再顯身手亞太一號衛星發射成功標志著我國商業衛星發射進入新階段》,《人民日報》1994722日。

  [22]王建民、賈玉平:《亞太二號衛星發射未成功》,《人民日報》1995127日。

  [23]賈西平:《中美簽署商業發射協議備忘錄宋健出席儀式并會見美方代表》,《人民日報》1995314日。

  [24]賈西平:《亞太二號爆炸原因調查結束長城公司與休斯公司發表聯合公報》,《人民日報》1995726日。

  [25]奚啟新:《亞星二號順利升空近期我將履行一系列衛星發射合同》,《人民日報》19951129日。

  [26]賈玉平:《我為美國成功發射一顆通信衛星艾科斯達一號順利升空》,《人民日報》19951229日。

  [27]《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發射失利 我有關方面正組織調查》,《人民日報》1996216日。

  [28]賈玉平:《長征三號乙火箭事故原因查明》,《人民日報》1996912日。

  [29]徐殿龍、劉程:《長征三號乙運載火箭發射成功將菲律賓馬部海衛星送入預定軌道》,《人民日報》1997821日。

  [30CommitteeonGovernmentalAffairsUnitedStatesSenate.105Congress.2ndSession.Hearingbefore

thesubcommitteeoninternationalsecurityproliferationandfederalservicesofthecommittee

ongovernmentalaffairsUnitedStatessenates.May21,1998,p.2.

  [31]蘇擴善、奚啟新:《長二丙改進型火箭發射成功將美國兩顆模擬衛星送入預定軌道》,《人民日報》199792日。

  [32]蘇擴善、徐殿龍:《長二丙改進型火箭首次發射銥星成功》,《人民日報》1997129日。

  [33]奚啟新、蘇擴善:《長征火箭成功發射歐洲制造衛星鑫諾1通信衛星進入預定軌道》,《人民日報》1998719日。

  [34]奚啟新、肖璞:《中國巴西在航天技術領域首次合作 我國成功發射資源一號衛星》,《人民日報》19991015日。

  [35UnitedStatePolicyRegardingtheExportofSatellitestoChina.JointHearingbefore

theCommitteeonNationalSecurityMeetingJointlywithCommitteeonInternationalRelations.

HouseofRepresentativeon105congress.2ndSession.June17,18and23.

  [36China:DualUseTechnology.HearingbeforetheSubcommitteeonScience.USHouseof

Representative.105Congress.SecondSession.June25,1998,p.1.

  [37]馬世琨、張勇:《胡編亂造謠言惑眾——評考克斯報告》,《人民日報》1999527日。Congress,U.S“.Report

  oftheSelectCommitteeonUSNationalSecurityandMilitary/CommercialConcernswiththePeople’sRepublicofChina”1999,pp.105~851.

  [38]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事實勝于雄辯,謊言不攻自破——再駁〈考克斯報告〉(1999715日)》,《人民日報》1999716日。

  [39AlastairIainJohnston,W.K.H.Panofsky,MarcoDiCapuaandLewisR.Franklin,M.M.Mayeds.TheCox

  CommitteeReport:AnAssessment,1999,p.10.

  [40ShirleyA.Kan.CRSReportforCongress.China:PossibleMissileTechnologyTransfersfromU.S.SatelliteExport

  Policy-ActionsandChronology.September5,2001,p.61.

 [作者簡介]張志會,哲學博士,副研究員,中國科學院自然科學史研究所,100190;馬連軼,高級工程師,中國航天科工集團第二研究院北京航天長峰科技工業集團有限公司,100854

  *本文為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青年項目國家重大工程牽動基礎研究的理論模型與關鍵機制71603254)的階段性研究成果。

 [責任編輯:葉張瑜]

  本文發表在《當代中國史研究》2018年第3期 

 

    1. 張京男:航天行業對“一帶一路”建設具有戰略意義
    2. 中國航天發射場呈四足鼎立:沿海內陸高低緯結合
    3. 大力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
    4. 以忠誠鑄魂 以責任立世
    5. 努力學習錢學森的創新精神
    6. 站在歷史的天空下
    7. 太空,永無止境的探索
    8. “神八歸來”,帶給我們什么?
    9. 人民日報社論:空間探索的重大跨越
    10. 我國航天新突破:嫦娥二號到達150萬公里外深空
    相關鏈接 - 當代中國研究所 - 中國社會科學院網 - 兩彈一星歷史研究 - 人民網 - 新華網 - 全國人大網 - 中國政府網 - 全國政協網 - 中國網  - 中國軍網 - 中央文獻研究室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當代中國研究所 版權所有 備案序號:京ICP備06035331號
    地址:北京西城區地安門西大街旌勇里8號
    郵編:100009 電話:66572307 Email: [email protected]
    qq欢乐斗地主